您现在的位置是:胖猴创业网 > 电商资讯 > 直播 >

卖二手飞机,拉许飞、安又琪同框,超女唐笑靠直播再翻红

2020-07-20 20:05直播 公众号:卖家 作者:范婷婷

简介14年前,唐笑是第三届超女的全国第九。14年前,唐笑是第三届超女的全国第九,那年的第一名是尚雯婕,第六名是最近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的许飞。如果当年选的是女团,那么唐笑...


文/范婷婷

编辑/屠雁飞

“晚餐尝了六种不同的自热火锅,餐后品了三种助农水果,看综艺配了十几种小零食,晚间试用多种卸妆油、洗面奶、洗发水、沐浴露、喷雾、面膜,并挑选今天试睡的被子和枕头。”

自从当上淘宝主播,唐笑“失去”了购物乐趣,她的生活变成了一个大型试用场,家里堆满了供应商寄过来的样品,拆包裹都不香了。

唐笑家里堆满了供应商寄来的样品

14年前,唐笑是第三届超女的全国第九,那年的第一名是尚雯婕,第六名是最近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的许飞。如果当年选的是女团,那么唐笑可能是那个C位:长相甜美,唱跳俱佳,科班出身。

有人在直播间里问唐笑,为什么不去参加《浪姐》,“因为节目组没有邀请我啊!”作为一个淘宝主播,她熟练地和粉丝们唠嗑逗贫,作为一个曾经被镁光灯聚焦的艺人,她看到舞台依然有肾上腺素飙升的感觉,特别是听姐姐们唱《得不到的爱情》,唐笑暗自羡慕,“这种带点爵士的唱跳,不就是我的风格吗?”

得到爱情的唐笑,自从2013年结婚后,就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再次出现,她的身份已经变成了淘宝主播,而这个新身份对于她而言,又何尝不是一场乘风破浪的历险。

人间富贵花不是好榜样

嫁给事业不错的先生,有两个孩子,买买包,旅旅游,和姐妹喝喝下午茶,怎么看,唐笑都是一副人间富贵花的样子。

06年的超女,经常在唐笑家聚会

但是,她并不是一个生活在朋友圈里的人,她对自己人生的KPI有清醒的认识,并且对于这个KPI的完成有着清晰的路径和方法。

当年从超女出道后,大家都乐于谈梦想、谈音乐,然而在那种受理想驱动的年纪里,清醒的唐笑并没有觉得公司有义务给一个员工的梦想买单,在她的排序里,梦想在需求金字塔的顶上,赚钱、让家人过上好日子,才是横亘在她与梦想之间的首要目标。

趁着超女的热度,唐笑对商演来者不拒;赚到了钱,也不像其他姑娘花在打扮自己上,而是都投进了房市——这个决策在现在看来,简直是神来之笔。

做艺人这项工作呢,除非做到顶流,开工作室自己当老板,不然十八线艺人和在大厂里搬砖没有本质差别:公司给你匹配一定的资源,你要hold得住这些资源,并且靠自己的业务能力把资源最大化地变现。在这个过程中,唐笑更多地还是按照公司给她的定位,包括唱什么歌、穿什么衣服、表达什么性格,都得按照剧本走。

这种不掌握主动权的艺人生涯,让唐笑总是处于一种拧巴的状态,等她完成了原始积累,就撕掉艺人的身份,安心过起了太太的生活——这无可非议,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的理想生活方式。

直到有一天,三岁的儿子对唐笑说,“我长大后,也要像你一样每天吃吃喝喝。”唐笑心里想,“拜托,你是没见过你妈当年为了跑商演好几天睡不上好觉,吃不上好饭的日子。”

为了重塑儿子的三观,也为了追求点金钱外的东西,唐笑决定重出江湖。

萌新主播的至暗时刻

首要任务,补上回归家庭这几年的社会技能课,为此,唐笑读了长江商学院,学习了投资方面的课程。信心满满,只欠东风,她想过做制片人,想过投资影视作品,也一直在寻找合适的下场机会。

结果一等,就等来了疫情。原本也没想好要干点什么,这下门也不能出了,直播看起来又非常火,身边也有不少朋友在做,唐笑决定,就它了。

许飞来唐笑的直播间助阵

今年3月,唐笑正式入驻淘宝直播,成为了一位明星主播。她从先生的公司里抽调了几个有直播经验的人,组了一个小团队。

一开始带不动货,首场只卖了7000多块钱,不过没到一个月,单品销量就破万了,唐笑觉得还挺有成就感的,但是很快,她就遭遇了职业生涯的至暗时刻。

凭借艺人身份,唐笑的直播间在前期获得了平台一定的流量扶持,其中一些找上门来的商家,为了获得更好的资源位,寻租了团队里的工作人员。

“直播这个风口行业,离钱太近了,这些孩子没见过那么多钱,也没有被人这么捧过,一下就飘了。”每天直播的产品坑位是固定的,出场顺序也是有讲究的,流量的价值自然也是有差异的。对于一个成熟规范的直播团队来说,它考虑更多的是主播的长期利益以及直播间的整体产出和商家之间的平衡。但是一个刚刚成立的草台班子,它还不具备这种专业能力。

作为萌新,唐笑完全没想到,认识好几年的团队,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就背着她结成了“团伙”,面上收着商家佣金,私底下还拿一道回扣。“原本我以为,团队大了才会碰到这样的问题。”

这就不能要了。

唐笑当机立断,把团队解散了,换了一波“小白”,打算从头培养,先生也把自己的人力总监借给唐笑,让她的小团队逐渐走向正规有序。

穿九块九的T,背几十万的包

同为淘宝主播的好朋友吉杰告诉唐笑,做够100场直播才算入门。

在经历了团队风波后,唐笑对于淘宝直播这件事,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她给自己的排期满满当当,每周要播四五场,有时候三天连播,下午一点开始整理商品资料,直播从晚上8点到12点,下播立刻开复盘会,常常要到两三点才能睡觉。

“我觉得主播有两种,一种是像刘涛那样,官方直播,大流量大品牌,集中资源一周一场即可,但是像我们这样的主播,就是要靠时间沉淀,慢慢培养自己的忠实粉丝。”随着直播场次的增加,唐笑的直播间里慢慢有了铁粉。“他们不会全场在,也不是每次来,但是会时不时来看一下,找你聊聊天。”

而唐笑也在慢慢形成自己的直播风格,“这个T,二十九块九两件,料子很舒服,还可以做情侣装。”作为直播当天的一款主打产品,唐笑直接穿着这件T出现在直播间里,包括裤子和鞋子,也是当天在售的商品。

在唐笑的消费观里,购买标的分为消费品和投资品,衣服墨镜电子设备,统统都是消费品,拆了包装就开始贬值,但是爱马仕是投资品。“之前买进的爱马仕,加了两万块卖出去,中间还白背两年。”

把爱马仕当成年化10%的理财产品,把闲鱼玩成期货渠道,唐笑对于钱,一直是敏感的,不然当初也不会把商演的钱都拿来置办房产。

本着这样的消费观,唐笑对于上到自己直播间的商品,有很个人化的判断标准,那就是自己用得好。所以文章开头的那种场景,几乎天天在发生,她戴19.9的墨镜出门,还要发朋友圈自夸,但是包只背爱马仕,她衣帽间里收藏了不少限量版的爱马仕,“会留给以后的儿媳妇。”为此,她还多了个“婆婆”人设。

19.9元的墨镜是唐笑的出街利器

自己用得好是推荐标准,但是为了提升单坑产出,唐笑也在不断提升自己的“业务能力”,“我以前不敢卖单价高的产品,觉得卖不动,现在发现,如果都是九块九包邮,粉丝也会麻木。”

直播的节奏,就是要高低搭配,让观众的预期在浪里翻滚,“以前只敢卖单价低的零食衣服,现在一晚都能卖两百多个扫地机器人了。”唐笑有时候会拉着吉杰一块儿做直播,她觉得吉杰很厉害,能把产品背后的故事讲得生动好玩,“特别会种草”。

从赚钱到赚成就感

采访的前一天,唐笑刚搬完家——这套复式公寓1000多平,比较大,原本是想卖掉了,不过现在正好用来做直播间,楼下用来住,楼上用来直播,还能充当临时仓库。

对于直播,唐笑觉得既然“入了坑”,就要全力以赴,做到自己满意。起码,现在儿子看到自己每天这么幸苦,早就不会觉得妈妈的爱好只是享受生活。

前不久,唐笑收到了农业农村部办公厅的一封感谢信,感谢她在“国际茶日”活动期间帮助茶农直播带货。做淘宝直播之前,唐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会扮演这样的角色,而这种感觉,完全不同于赚钱的快乐。

唐笑的助农直播获得社会肯定

唐笑的直播间现在有27万粉丝,“目标是先突破50万”。对于这个KPI,唐笑有不少策略,比如拉超女的好姐妹来一起做直播,许飞、安又琪、厉娜等超女都来过。

之前还在直播间里卖过二手的直升飞机,“当天真的有成交,原价1000多万的直升机,最后是300多万成交的。”唐笑卖完直升机没多久,薇娅就开始卖火箭了。

唐笑觉得很好玩,“下次我做粉丝回馈的时候,想包个私人飞机,我来当空姐为粉丝服务。”这会是场景化直播的尝试,“在飞机这个场景中,我们可以给妈妈推荐‘能带上飞机的婴儿车’,也可以推荐‘私人飞机直供的饮料’,你会不会觉得比在一般的直播间里更有感觉?”

作为旅行发烧友,唐笑觉得以后总不能因为旅游就停播了,那么就只能走到哪播到哪:“比如我想去冰岛,那么就会在住上一个月,深度和大家讲讲当地的生活,做几场沉浸式的直播。”

这不是口嗨,唐笑已经在实践了,“下个月,我在西湖边租了一栋别墅,会去那里做一个月直播。”她也不是一个人去,而是带上了一大家子,真正是把直播融入了生活。

很多主播会选择加入MCN机构,在专业化团队的运作下,主播个人的压力会小一些,也可以更加专注地做好直播内容。像林依轮、李响等明星主播就加入了薇娅背后的MCN机构谦寻。

但是做艺人的时候,就受不了约束太多的经纪公司,现在的唐笑,更不愿意把主动权拱手让人了。“我是个会给自己制造压力的人,但前提是我有选择的自由。”所以供应链方面可以合作,但是暂时不考虑个人和机构签合作。

“当然,如果是《浪姐》来找我,我肯定屁颠屁颠就去了。”

Tags: 直播带货  淘宝主播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678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