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胖猴创业网 > 电商资讯 > 跨境电商 >

糟糕!亚马逊被曝“复制”卖家产品,第三方卖家该何去何从?

2020-12-24 22:38跨境电商 公众号:雨课 作者:雨课

简介亚马逊的第三方卖家业务 亚马逊于1999年首次向第三方卖家开放市场,其中170万人已经签约。亚马逊庞大的消费者群、高销量和履行订单的能力吸引了卖家。 亚马逊的第三方市场允许第...

亚马逊的第三方卖家业务

亚马逊,“复制”卖家产品,卖家该何去何从

亚马逊于1999年首次向第三方卖家开放市场,其中170万人已经签约。亚马逊庞大的消费者群、高销量和履行订单的能力吸引了卖家。

亚马逊的第三方市场允许第三方卖家在亚马逊的网站上展示他们的产品和价格。一旦消费者下了订单,亚马逊就负责送货和售后服务。针对这些服务,亚马逊向商家收取一系列的费用。

如果一家服装商在其市场上以50美元的价格出售一件商品,那么亚马逊可以将收取高达20美元。怎么会这样?据《泰晤士报》报道,价值8.5美元的收益归亚马逊的销售佣金,6.5美元用于广告,以及大约5.00美元给亚马逊的送货服,FBA,还包括产品的存储、挑选和包装。

对于亚马逊来说,这已经成为一项越来越重要的业务。

根据MarketPlacePulse的数据,2015年至2019年间,来自市场的收入占亚马逊总收入的比重从14.9%上升到19.2%。

2019年,第三方向亚马逊支付了537亿美元的费用,比前一年增加了近26%。事实上,到去年11月,《泰晤士报》估计亚马逊60%的“商业活动”来自第三方卖家。

除了放弃约40%的收入外,第三方还可能危及自身生存,将战略资产拱手让给亚马逊,其中最重要的是第三方与购买其商品的消费者的关系。

商家对亚马逊的品牌认知度很低,议价能力也很弱。

《泰晤士报》指出,例如,亚马逊将第三方产品装在自己的信封或盒子里,在网站上突出竞争对手,并为早期评论和专门的客户经理收取额外费用。

此外,亚马逊监控并收集定价数据,直到2019年,阻止商家在亚马逊之外以更低的价格提供商品。该公司告诉《泰晤士报》,其现行政策旨在防止“损害客户信任的做法”。

这些做法如何威胁到第三方卖家?

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这对卖家来说是一笔糟糕的交易,不妨考虑一下海盗交易。据亚马逊公司老板托马斯·戴尔(Thomas Dale)透露,该品牌的相机在2010年卖出了大约500万美元。

2011年,亚马逊推出了亚马逊基础产品。具体来说,托马斯说,亚马逊推出了自己版本的六个最受欢迎的三脚架。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他订购了一个亚马逊三脚架,发现它采用了Pirate Trading的设计,拥有相同的组件,使用相同的制造商。

托马斯决定退出生意了。怎么会这样?亚马逊将三脚架克隆产品的价格定在托马斯支付给制造商的价格之下,决定退出这项业务。

是什么推动了Shopify的发展?

像这样的故事为那些不想遭受海盗交易得卖家提供了一个机会。

这就是Shopify近年来发展趋势越来越好得原因之一。

自2015年5月上市以来,Shopify的股价已上涨42.7倍,至每股1237美元,到2020年为止,股价已超过亚马逊的股价,涨幅达203%。

大约有100万中小企业每月向Shopify支付29美元的基本软件费用,外加每次交易2.9%的信用卡处理费。

据《泰晤士报》报道,7100家Shopify商家每月支付数千美元订阅ShopifyPlus——一个可定制的版本,占Shopify每月固定收入的四分之一。

Shopify一直在扩展其所谓的后台服务,包括物流、运输和履行。

2019年,该公司与“七家现有第三方物流提供商”合作,并升级其计算资源,与Shopify平台合作,推出了Shopify Fulfillment Network。

Shopify的收入增长迅速。在2020年第三季度,Shopify的收入几乎翻了一番,达到7.674亿美元,比分析师预期的高出1.04亿美元。

随着商品总量增长109%,将会达到309亿美元,其中5.221亿美元的收入来自其商户解决方案,而2.453亿美元则来自新加入该服务的商家的订阅收入。

电子商务的成功需要三种技能:营销,让顾客到网上商店;用于接收付款、下单和监控装运的软件;以及制造、仓储和运输,以将货物交付至客户指定的目的地。

Shopify不处理营销——这意味着商家将控制和对客户关系。

Shopify确实提供存储和运输服务。据《纽约时报》报道,如果一个商家在Shopify商店以10美元的价格出售一件产品,他们会为支付处理支付59美分,“可能还会多花几美元用于存储和配送。”

如果商家擅长设计客户想要的产品并有效地进行营销,那么Shopify是一个更好的平台它提供营销,商店运营和订单派送。

如果你擅长于两种方法中的任何一种来接触电子商务客户,那么Shopify可能是商家的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

一种接触消费者的方法——尤其是Z一代和千禧一代的成员——就是成为Instagram或Snapchat的影响力者。《泰晤士报》报道说,86%的这一代人愿意为赚钱而发布内容,54%的人是社交媒体的影响者。

Kylie Jenner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她把现有的社交媒体受众变成了“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电子商务企业”。

消费者渴望为这些品牌买单,只要它们能给人一种与名人联系在一起的神奇感觉。

另一种营销方式是在社交媒体上购买广告。虽然这一策略在2015年至2019年间效果良好,但对于除最具差异化的消费品牌以外的所有品牌来说,这一策略已经变得过于昂贵。

正如《泰晤士报》所指出的,在最近的一段时间里,一个在Shopify上运营的商人可以在一件毛衣上赚到50美元的利润,而这件毛衣的售价是80美元。

这家商家将支付15美元用于制造,另外15美元用于在Facebook上推广。

到2020年,Facebook将其广告费率提高到75美元,将50美元的利润变成了亏损。

Facebook也抹去了那些能够控制客户获取成本的品牌的利润。正如《泰晤士报》所写,当这些品牌将Facebook的支出从500美元提高到5000美元时,他们亏损了,因为他们所瞄准的受众规模基本保持不变。

亚马逊的项目能推翻Shopify吗?

尽管作为Shopify商家的成功面临诸多挑战,但已经有很多的商家,将Shopify置于亚马逊的第三方业务之上。

《华尔街日报》报道称,在黑色星期五的周末,Shopify旗下的小零售商卖出了价值51亿美元的商品,比亚马逊的第三方卖家高出3亿美元。

虽然亚马逊多年来一直否认Shopify的重要性,但在过去12个月里,Shopify已经赢得了更多亚马逊的商家客户。

当地研究所称,亚马逊的佣金占销售额的比例已从2015年的19%上升至30%。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亚马逊已经成立了一个“绝密任务小组”,专门研究和复制Shopify的某些部分。

亚马逊任命负责消费者事务的副总裁彼得·拉森(Peter Larsen)领导这个名为“桑托斯计划”(Project Santos)的项目。今年10月,拉森的团队向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展示了他们的研究结果,贝佐斯想要阻止商家继续跳槽到Shopify。

理论上,在一个行业中有两种竞争方式:做一个与众不同的人,为消费者提供他们愿意支付溢价的更多价值;或者做一个低成本生产者,以更低的价格为消费者提供像样的产品。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2019年,亚马逊推出了盖伦(Galen),这款鞋的外观和Allbirds的畅销款一样,没有环保材料,价格比Allbirds的售价低50%以上。

亚马逊的一位发言人告诉《华尔街日报》,盖伦(Galen)的鞋子“没有侵犯Allbirds的设计”,“提供受消费者流行趋势,而受到启发制作的产品是整个零售行业的普遍做法。”

亚马逊乐于将商家作为研发渠道,帮助识别成功的产品,然后进行克隆,以大幅折扣销售。如果亚马逊的消费者欣然接受了它的山寨产品,这家商家就无法生存。

如果消费者从95美元的Allbirds鞋子涌向45美元的Amazon仿冒品,那么Allbirds就有麻烦了——如果Shopify的商家同样是亚马逊低成本生产商战略的目标,那么Shopify就有麻烦了。

是否有足够多的消费者愿意为Allbirds的鞋子支付溢价?如果是这样,Allbirds应该没事。

正如Geekwire在2019年11月所写的,“一分钱一分货。

”如果你想要更好的材料,更好的品牌,更关注可持续发展,Allbirds就是为你准备的。如果你真的只是想要那种毛料的外观,不想多花50美元,也不介意一些小瑕疵,亚马逊是最佳选择。”

Shopify的顾客是商家,亚马逊的顾客是消费者。其必然结果是,亚马逊将继续以不公正的方式对待第三方卖家。因此,Shopify将继续以比亚马逊更快的速度增长。

但是目前,亚马逊还是占据消费者的主要地位。

Tags: 亚马逊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2018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