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电商资讯

罗永浩怎么欠的6个亿怎么还的(罗永浩欠下6亿怎么产生的)

2022-05-15 09:05:22 公众号:电商报 作者:周文君

简介“这个始于2018年年底的6个亿债务,到今天我们已经还了快4个亿了。”最近,罗永浩在《脱口秀大会》的总决赛中,完成了自己的脱口秀首秀,还债这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在罗永浩诙谐的调侃之下,又一次冲上了热搜。当晚,人民法院报官方确认,罗永浩的债是真还了!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已经查不到与罗永浩的相关执行信息了。...

“这个始于2018年年底的6个亿债务,到今天我们已经还了快4个亿了。”

最近,罗永浩在《脱口秀大会》的总决赛中,完成了自己的脱口秀首秀,还债这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在罗永浩诙谐的调侃之下,又一次冲上了热搜。

当晚,人民法院报官方确认,罗永浩的债是真还了!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已经查不到与罗永浩的相关执行信息了。

不得不承认,在诚信这个问题上,罗永浩做了一次全民表率。

而提起这6个亿的巨额债务,锤子科技永远是绕不开的话题……

image.png

“你严肃点,我要做手机”

那是2011年的秋天,罗永浩将自己要做手机的想法告诉了好友冯唐。

没错,就是那个写出《万物生长》,被拍成电影,请范冰冰主演的著名作家冯唐。冯唐还有另一个身份:前麦肯锡合伙人。

冯唐凭借着自己的职业经验,当下便指出,罗永浩做手机,简直是异想天开。

当时的手机市场竞争十分激烈,一方面,苹果牢牢占据了高端智能机市场,另一方面,三星、TCL宝刀未老,华为、魅族、OPPO等国产品牌蓄势待发。这时候杀进去,无疑凶多吉少。

上述还只是外部环境,我们再来看看罗永浩的自身条件,当过英语老师、做过相声网红、创办过“牛博网”,要钱没有,要科技圈的人脉也没有,与手机那是八竿子都打不着。

谁知,罗永浩的执念已定,八匹马车都拉不回来,没有条件也要创造条件做手机!他甚至扬言要灭掉苹果。

在罗永浩锲而不舍的努力之下,他的朋友们一个个“出山”了。

首先便是陌陌的老板唐岩,看在罗永浩这个朋友的面子上,投资了900万。

钱算是有了,其次便是人。

锤子的0001号员工名叫朱萧木,本来在美国当建筑师,听了罗永浩的GRE课之后,被成功圈粉,从此对罗永浩忠心跟随,也来到了锤子科技。除了朱萧木,其余负责行政、影像的员工也是罗永浩的粉丝。

做手机,技术团队才是核心,罗永浩便如同挖掘机一般四处挖人。

先是百度的设计师肖鹏,然后肖鹏找来了自己的好朋友方迟,再是天才设计师罗子雄,这些人搭起了锤子最初的技术班子。

钱晨是锤子早期最重要的高管,他在摩托罗拉工作多年,是业内数一数二的工程师。当初雷军想挖钱晨,三个月见了17次面,还是没能打动他。罗永浩整整花了6个月的时间,最终,用一场演讲说动了钱晨。

这下,罗永浩的手机班子终于有模有样了!在此之前,外界都以为锤子要做的是贴牌机。

高楼起了又塌

如果说理想主义是贯穿罗永浩创业生涯的一个关键词,那么工匠精神就是贯穿锤子科技的一个关键词。

2014年5月,锤子科技的第一款手机Smartisan T1终于出世,在国家会议中心举行了盛大的发布会,共有5000多人参加。

先不论手机到底怎么样,有罗永浩的口才,现场的气氛必定不会差。发布会结束后仅仅48小时,锤子T1的订货量就达到了5万台。

然而,罗永浩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成功的喜悦,现实就给他来了致命一击。由于供应链的问题,手机无法按时发货。

罗永浩所引以为傲的工匠精神,成为了累赘。T1的设计虽然精美,却忽略了其可制造性,导致一次合格率不足10%,几乎所有产品都要返工。就算是通过了检验的产品,质量也是差强人意,还存在屏幕漏光、摄像头不正等问题。

手机这种东西,卖的就是个新鲜,要是推迟几个月发货,竞争对手的二代新机型都快上市了。那一年,锤子手机的退单率高达90%,最终只卖了25万台。这个数字,和小米的6112万台出货量相比,简直不堪一击!

情怀不值钱,打脸来得太快。罗永浩扬言要灭掉苹果,没想到却被小米碾压。

T1只是一个开始,随后的T2、M系列、坚果系列,都是轰轰烈烈开始,冷冷清清结束。

供应链始终是锤子无法承受之殇。

供应链远远没有罗永浩想得那么简单,从下单、原材料采购、物流运输、到海关清关,再到工厂的进料检验、库存控制、流程验证、人员培训,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都会导致整个项目的停滞。

除了供应链,罗永浩死抠手机外观的作风、时常大夸的海口,以及公司屡屡面临的资金困境,都让锤子举步维艰。

最后,原班人马的分崩离析,成为了压倒锤子的最后一根稻草,0001号员工朱萧木也离开了。

锤子科技卖身

2015年锤子科技全年亏损4.62亿元

2016年,内有手机难产、高管离职、业绩亏损,外有产能问题、价格问题、产品线问题,净亏损高达4.28亿元

2017年,最困难的时候,其公关团队还对公司宣布破产倒闭后的状况进行过彩排。

行至此处,资本市场已经对锤子科技彻底失望。

烧钱一直是手机硬件行业的通病,截至2018年10月,锤子科技虽然已经完成了8轮总共17亿的融资,也只是杯水车薪,每一次发布新机,都是对其资金链的一次艰难考验。

2018年10月,“成都分公司面临解散”的消息将锤子科技推向风口浪尖。从去年12月26日开始,罗永浩开始陆续退出4家锤子旗下子公司法定代表人。

债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高高筑起,锤子科技欠钱最多的,还是供应商。

从法院的文书都可以看出,例如:嘉德公司向本院院提出诉讼请求,要求锤子公司支付货款10982089.41元及利息;伯恩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要求锤子公司支付货款1752589.34元及利息……

一个个供应商都来讨债,卖身成为了锤子科技的最终归宿。

2019年1月,字节跳动收购了锤子科技的部分专利使用权,也有部分员工接到通知,劳动合同被要求改签至字节跳动。锤子科技的烂摊子终于被字节跳动接了过去。

11月,丹阳市人民法院对锤子科技和罗永浩执行了限制消费令,对其交通出行、酒店住宿纷纷做了限制。

当晚,罗永浩在微博发布长文《一个“老赖”CEO的自白》,向世人公开了债务状况: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锤子最多时欠了银行、合作伙伴和供应商约6个亿的债务,目前已经还了3个亿左右。

自此,网红罗永浩身上又多了一个标签:还债。

好在,罗永浩的理想主义还没有被现实打败,他毅然决然地背上了巨额债务,决定以“卖艺”的方式把债务还完。“马克吐温和史玉柱能做到,我也能做到。”

罗永浩没有远逃国外,很多人都对他刮目相看。有人说欠债还钱本是天经地义,有什么好夸的?但是,在这样一个大多数人欠下巨债溜之大吉的时代里,罗永浩的“真还”比很多人都高出一大截,就是值得赞扬,就是难能可贵!

在锤子科技的困难时期,罗永浩做电子烟、空气净化剂,做子弹短信、聊天宝,皆以失败告终,人们调侃他是行业冥灯。然而,他的人生信条就是“生命不息,折腾不止。”

苏轼有首诗: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罗永浩不正如那鸿雁?在雪地上留下印记,雪化去,印记消失,鸿雁转眼远走高飞,又去寻找自己的新方向。

作者:周文君

Tags:

随机图文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