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电商资讯

为什么杭州直播有优势(在杭州做直播怎么样)

2022-05-05 09:57:13 公众号:电商报 作者:潘多拉

简介成为中国电商的中心,杭州用了37年。而成为直播行业圣地,从烈火烹油,到人去楼空,杭州仅仅用了不到半年。一场巨变,让杭州的直播电商,困在了2021年的那个冬天。薇娅倒下,杭州熄火2019年10月,薇娅结束了北广杭三地奔波的日子,将大本营从广州搬到杭州,新成立的谦寻(杭州)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在阿里滨江产业园1号楼落了...

成为中国电商的中心,杭州用了37年。

而成为直播行业圣地,从烈火烹油,到人去楼空,杭州仅仅用了不到半年。

一场巨变,让杭州的直播电商,困在了2021年的那个冬天。薇娅倒下,杭州熄火

2019年10月,薇娅结束了北广杭三地奔波的日子,将大本营从广州搬到杭州,新成立的谦寻(杭州)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在阿里滨江产业园1号楼落了脚。

淘宝的直播一姐,还是谦寻的老板娘,仰赖薇娅这棵摇钱树,谦寻拿到了君联资本和云锋基金的投资,在资本市场风头无两。

彼时的薇娅,或许能看到自己几年后登上新的事业顶峰,但她没有预料到,在登临顶峰之后,迎接她的是深不见底的低谷。

在薇娅被封杀之前,“电商之都”杭州多了“直播”这一头衔;在谦寻落户杭州之后,一大批直播公司、MCN机构,也很快在杭州生根发芽。

2019年~2021年,无数电商从业者奔向这座城市,其中不乏大主播、名人MCN机构,如罗永浩及其交个朋友直播间团队,胡海泉的MCN机构聚匠星辰。

因为马云和阿里,多年的积累,杭州有着浓厚的电商氛围,还拥有顶尖的电商人才、产业集群和配套设施,对于直播电商而言,最重要的人货场三要素,仓储、物流、销售等环节配合成熟默契,整个系统十分完善。

当时,直播行业爆发,成为无数人追捧的风口,每个来杭州的直播电商公司,都相信能在这里找到未来。

“中国直播看杭州,杭州直播看九堡。”

淘宝约有10%的主播在杭州,中国排名前10的MCN机构,有6家在杭州,而杭州九堡这个曾经的服装交易地,老旧的厂房被改造成一个个鲜亮的直播间,如今已成为全世界直播间数量最多的地方。

大网红住滨江的银杏汇,小主播则挤在九堡旁边的小公寓和出租房,马太效应带来的割裂,都没有影响小主播们成为下一个“薇娅”的决心。

然而,无论是大网红,还是小主播,整个杭州的直播行业,都在一夕之间,熄火了。

2021年12月,雪梨、薇娅因偷逃税被罚,作为淘宝一姐、直播行业领军人物,薇娅那13个亿的罚款数目,令整个互联网轰动,更让整个直播圈沉默。

沉默之中,人人自危。

谦寻在阿里中心1号楼租下了10层,薇娅查税风波之后,整栋1号楼成为“震中”,一度被全面封锁,就在谦寻的附近,还有云狐科技园和西可科技园两个直播基地,很多大主播在此活跃,MCN机构遍地开花。

这一场“地震”,无疑也波及了杭州所有的直播基地,愁云之下,暗流涌动。不少主播主动补缴税款,直播间退租开始变得频繁,一些公司从上到下进行清理重组,有的甚至迅速倒闭。

除了直播系统,与薇娅相关的生产商、渠道商和品牌商,都面临不同程度的危机和损失。

这个吵闹喧嚣的圈子,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风声鹤唳,草木皆兵。野蛮生长的行业,匆匆按下了暂停键。

薇娅倒下后,一些直播电商从业者对杭州的信心遭到打击。

另一方面,薇娅事件仅是一个导火索,直播行业头部与中尾部存在“天堑”,不赚钱,才是让这些从业者们从杭州撤退的根本原因。

这场巨变之后,泡沫彻底破裂。

资本退潮,逃离杭州

虚火,假热之谓也。杭州直播电商的火,正是一团“虚火”。

薇娅事件之后,直播电商逃离杭州加速,有媒体称,今年1月前往杭州走访谦寻,发现很多直播间早已人去楼空。

“机构倒闭、薪资浮夸、店家九赔一赚,亏播流行”,九堡无数的小主播,仰望着金字塔顶的那几个大网红,逐渐看不清希望,一些中小机构和电商,却很快认清了现实。

杭州直播电商的崩盘,早在薇娅事件之前就已开始。

去年10月,有网友发现杭州有很多出售二手直播设备的信息,感叹“今年冬天有点冷”“跟早几年杭州的大量网络P2P平台倒闭潮一样”。

11月,另一位杭州本地微博用户发微博称,“杭州搞直播的倒闭了90%”,同时,另一位百万粉丝博主也发文称“杭州直播室倒闭率90%”“不适合个人创业”。

一些从业人士肯定了这一现状,表示杭州的直播电商竞争太激烈,不断推高的泡沫,让很多商家和机构面临极大的生存压力。

人力成本高,卖货难,是直播电商在杭州赚不到钱的两大原因。

杭州有很多知名的直播电商公司,行业价值不断被提升,不少人已经意识到,在这一行的泡沫下,杭州的“薪资浮夸”,让机构和电商需要承担极高的人力成本。

“没做过抖音的淘新手运营张口2万底薪+高提成。”

“话术磕磕巴巴的主播底薪低于3万都不来面试。”

在Boss直聘上一搜就能明白,此言非虚。

而“货”这一层面,在直播电商中,女装一直都是热门品类。女装曾经是杭州的支柱产业。

女装和直播都能赚钱,随着从业者的不断增加,女装杀成了一片红海,逐渐成为存量市场,这意味着这一最赚钱的行业,已经没有多少红利可言了,货也变得越来越难卖出。正因此,杭州对外的经济吸引力,也减少了几分。

总之一句话:内卷,造就了杭州直播电商的虚假繁荣。

潮水退去之后,才知道谁在裸泳。直播电商在杭州阻力不小,再加上薇娅被杭州税务局无情重锤,一些从业者和投机者也如遭雷击,心灰意冷。

直播行业就此冷却,许多直播电商撤离杭州,资本退潮,风口逝去。

野蛮生长的时代,带着“一夜百亿”的暴富传奇一去不复回。直播行业红利仍在,开始走得平稳,只是,在进入“后红利”时代之后,一切都天翻地覆。

行业涅槃,重新洗牌

薇娅事件之后,直播行业巨震,很快迎来一场洗牌。

大主播时代落幕,各大头部主播,开始变得低调,逐渐减少直播时长,或退居幕后,直播间走向团体直播和品牌化。

以往因为流量集中于头部主播,“苦大主播久矣”的平台开始加大扶持中小主播的力度,打破头部效应;而主播话语权、议价权过重,也让品牌商家开始选择发展自播。

相应的,直播平台也加大了对MCN机构和主播的管理,不断提高MCN机构的入驻门槛,更加注重带货能力与质量。

随着查税风波的继续,投机者也纷纷退场,这个热闹的行业归于平静,直播开始走上严管、规范的道路,更为专业和健康。

从表面来看,直播行业似乎遭受了一场冲击,但实际上却是进入正轨,涅槃重生。

进入“后红利时代”,直播回归本义,不再受困于主播这一环,而是需要摆脱流量思维,保障产品和供应链,真正减少中间环节,提升消费者体验,形成良性循环。

直播行业,方兴未艾,道路更加清晰,这一领域依然还有成长空间。

从业者也不必再执着于杭州。其他供应链强势的城市,正在向这一赛道进军,随着行业洗牌,更多直播城市崛起,未来一定会诞生更多的“电商直播之都”。

作者:潘多拉

Tags:

随机图文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