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电商资讯

张庭夫妇的微商帝国即将坍塌,代理撤下了朋友圈明星合照

2022-01-02 21:30:44 公众号:界面新闻 作者:记者 | 赵晓娟 韦香惠

简介娜娜慌了。娜娜的真名叫敖娜。2021年12月31日,她悄悄更改了朋友圈背景,换掉了她与张庭、她与林瑞阳的合影,也抹去了自己“江西宜春煜琳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董事长、80后创业典范、全国激活人数第一公司”等头衔的介绍,而是更改为只有儿子生活照的背景。但有客户或者下线代理问起,她都甩出一张截图,这个截图来自一个460多人...

娜娜慌了。

娜娜的真名叫敖娜。2021年12月31日,她悄悄更改了朋友圈背景,换掉了她与张庭、她与林瑞阳的合影,也抹去了自己“江西宜春煜琳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董事长、80后创业典范、全国激活人数第一公司”等头衔的介绍,而是更改为只有儿子生活照的背景。

image.png

但有客户或者下线代理问起,她都甩出一张截图,这个截图来自一个460多人的微信群,其中一个名为海燕的TST员工说,公司运营一切正常,“相信大哥会和政府好好沟通,处理好现在的问题,正常互动,正常运营就是最好的回复……相信大哥,危机也是转机”。

大哥是林瑞阳,他与同为影视剧演员的妻子张庭于2013年创立了微商品牌“TST庭秘密” (TIN’SECRET),产品以面膜、水乳等护肤品为主,此外还有胶原蛋白饮料等食品产品,在销售方式上,他们以微商、发展层级代理多模式构建这一帝国。

敖娜是比较早的创始人之一,创始人在TST指的是一定级别的代理,在2016年前后,国内的微商环境已经成熟,通过朋友圈购物的形式虽然被一部分人嫌弃,但被另一部分受众接受。

张云就是这时候接触到TST产品。

2016年,由于孩子上过同一家早教班,浙江人张云通过朋友加了敖娜的微信,朋友正是敖娜发展的代理。开通会员后,朋友鼓励张云做TST代理,并教她如何使用系统,核算工资等新人需要的技能。

张云没有拒绝,因为“明星也在用,不用花一分钱,如果销售出去就有返点,销售越多返点越高”。但她尝试着在朋友圈发了一段时间,又不好意思轮番打扰亲朋好友,同时发现叫她加入TST的朋友也是类似的情况,并不缺钱的她发现这种0投入的生意并不好赚钱,随后很快放弃并退群,囤在手里的产品基本就自用了,但她经常看到敖娜发朋友圈,不是去澳门就是坐邮轮,还能与张庭、林瑞阳在视频里互动,张云猜她“应该是赚钱了”。

但张云错了。“只要买2万元货,就可以去澳门,不过得自己出路费和住宿。”去过澳门的李琳也是创始人级别,她告诉界面新闻,并不是每个创始人都能不停赚钱。

2016年开始做TST庭秘密的李琳,在2020年放弃了这一“事业”。明星创始人和高额返利模式是所有人加入TST的的动力,只要每个月完成10万元的销售任务,就可以一直把雪球滚下去,但也是最终让他们放弃的根源。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李琳告诉界面新闻,自己3000多名代理就是这么发展起来的。

早期自己并没有赚钱,被上线告知只有创始人才能月入数万元。为此她花了2个月时间疯狂开卡(发展下线即为开卡),甚至虚构转账记录吸引新代理,开到100个人的会员就可以创始人,但这还不够,需要销售业绩达10万元,但当时自己做了2万元,上线建议自己囤货,创始人还可以“世袭”,还可以获得公司原始股份。花了4个月时间囤了30万元多货,并通过逐级审批,李琳终于拿到了创始人资格。

创始人每个月都要参与考核,为了保持每个月销售10万的业绩,李琳还在参加线下活动时,排队到凌晨两点去和老板合影。李琳告诉界面新闻,跟林瑞阳合影门槛比较低,买2万元的货就可以,跟张庭合影,得需要百万元级的业绩。为了给潜在代理一种“跟老板经常合影的人一定级别更高”的感觉,创始人们必须造势。因为这一逻辑就是,发展新会员“靠零售累死也赚不到钱,拼命拉人才是根本”。

和李琳一样的创始人 2020年就发展到好几千人,微信分为“创1”“创2”“创3”3个大群,此外还有百万和千万级别的创始人群。在这个群里才能看到老板娘(张庭)微信。而创始人群里的日常,就是晒单、分享业绩、产品打卡。

但她囤的货经常卖不掉,就在朋友圈或者拼多多等平台低价处理,TST的上线并不关心她如何处理货品,考核的方式只有销售额。到2020年,她终于坚持不下去了,放弃了创始人资格。

这听上去和普通的微商区别并不大,但明星创始人、自带明星光环的加持让TST庭秘密比其他微商公司存活时间更久、发展得更庞大。

公开资料显示,张庭不仅自身代言TST,还发展了一众明星朋友为他们站台,甚至入股成立合资公司。在2014年,范冰冰、刘涛就曾发微博,帮张庭宣传使用活酵母面膜的图片,同一年,徐峥、陶虹夫妇则直接在微博与张庭、@庭秘密互动,此后这两对夫妇还深度捆绑。

例如近几年,短视频、直播平台火起,张庭和陶虹经常以闺蜜形式在短视频和直播平台一起出镜,拍闺蜜视频之外,更一同直播带货。

此外,2018年前后,林志玲、罗志祥、明道、汪东城等明星均为该品牌站台。2019年,TST还特约赞助了综艺界面《极限挑战》。

明星光环,即便是TST庭秘密产品质量一直饱受争议,自2017年开始就不断有消费者投诉其产品“烂脸”,但TST庭秘密在解决这类客诉问题时,都采用无比强势的营销话术,让用户相信这是“正常的排毒现象”,不容辩解的程度堪比PUA,美容顾问甚至都反问:明星用起来没问题,创始人和上千人代理用都没问题,你有问题一定出在自己的脸上。

李琳也提及到这一点,她告诉界面新闻,经常有人过敏,过敏就是排毒。“话术我们都会,就说她原来用的化妆品都含铅含汞含激素,我们的产品才是让皮肤把之前积累的毒素排除。让你两天拍一瓶水,再进行乳液灌肤。如果有红血丝,还得上精华。目的都是为了加速产品消耗。”

实际上,这些客诉此起彼伏,但在大把的人骂完骗子后弃用了TST,仍然有新的大把的人冒出来,成为下一茬韭菜。关键还是明星夫妇营造的造富神话。

2018年,TST庭秘密母公司达尔威曾纳税高达12.6亿元,因此还上了热搜。

此外,参加多种捐款活动,给张庭夫妇披上了慈善的外衣。今年7月,张庭夫妇向河南捐助500万元抗洪救灾款,被代理们在各大平台转发。

真正让张庭夫妇躲不过去的,是TST庭秘密涉嫌传销的事实。

2021年12月28日,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致李旭反传销团队的查证函,将张庭夫妇的TST庭秘密进行了“传销”实锤。

查证函称,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TST庭秘密”运营主体)涉嫌利用网络从事传销活动,依据《禁止传销条例》,该局于2021年6月5日对达尔威涉嫌传销立案调查。

庭秘密在2021年12月29日凌晨通过其官方微博“TST”表示,上海达尔威是一家合法经营的公司,自成立以来始终遵从政府指导,坚持合法经营,依法纳税。“目前公司运营一切正常,公司将积极配合相关部门工作。”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告诉界面新闻,TST的销售模式,看似是消费2500元就可以变为代理,但实际这种转变,是消费者转为销售的过程。更为关键的是,复杂的返点和计酬方式,在层级代理的体系之下,并非简单的返利方式,很可能用提成、教育基金等方式来掩盖层级关系。

就他分析,从目前看,张庭夫妇公司被查,主要涉及《禁止传销条例》,一旦查实传销行为,按照《禁止传销条例》会被冻结公司财产,对其进行高额处罚。如果性质严重,还可能涉及刑法中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进入财务审计阶段,说明问题比较大,这个过程就是调查实际交易金额有多大、涉及人员和层级有多少等,如果调查发现实际销售产品非常少、但交易金额却非常大,那就很可能是传销。”朱巍表示,他们被定性传销的可能性目前非常大,接下来可能就涉不涉刑的问题。

随着张庭夫妇的公司被查,陶虹、张庭这对闺蜜的亲密关系在今年11月下旬也出现了变化,陶虹退出上海淘不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股东。该公司成立于2020年7月,张庭夫妇为该公司高级管理人员。2021年7月,该公司名称由“陶不庭”变更为“淘不庭”。 不过,陶虹依然是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的股东。

Tags:

随机图文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