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电商资讯

薇娅被罚后,3000万人喊话李佳琦!

2021-12-21 21:31:36 公众号:电商报Pro 作者:电商君

简介超3000万人喊话李佳琦头部跌倒,行业震荡。那个喊着“美眉们,买它”的带货一哥李佳琦或许不曾想到,自己直播间有一天能够热度暴涨,并不是因为碰上了双11或是双12,而是因为一条逃税新闻。“薇娅都出事了,李佳琦还能挺住吗?”“李佳琦我求你千万要老老实实安分守己,合法交税!”据悉,昨晚李佳琦在淘宝正常进行了与“母...

超3000万人喊话李佳琦

头部跌倒,行业震荡。

那个喊着“美眉们,买它”的带货一哥李佳琦或许不曾想到,自己直播间有一天能够热度暴涨,并不是因为碰上了双11或是双12,而是因为一条逃税新闻。

“薇娅都出事了,李佳琦还能挺住吗?”

“李佳琦我求你千万要老老实实安分守己,合法交税!”

据悉,昨晚李佳琦在淘宝正常进行了与“母婴节”内容相关的直播。与以往一样,他热情地为粉丝们介绍着每一件产品,解释红包链接的拍法,旁边时不时传来几句来自助播的提醒。

数据显示,这一场长达6个小时的直播,观看人数超过了3800万。然而相比起对于产品的兴趣,评论区不断刷屏的“缴税”、“法律”等话题,似乎暴露了千万人涌进直播间的意图。

毕竟谁能想到,距离头部主播雪梨、林珊珊逃税被罚的消息被曝光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头部主播薇娅又被浙江省杭州市税务局披露,在2019年到2020年期间,以隐匿个人收入、虚构业务转换收入性质虚假申报等方式偷逃税款6.43亿元,其他少缴税款0.6亿元,随后依法对其作出税务行政处罚决定,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13.41亿元。

雪梨、林珊珊、薇娅……数位头部带货主播逃税被罚消息的曝出如同一颗颗威力十足的惊雷,不断地冲刷撞击着人们对于直播行业的认知。

在这个被不断引爆的舆论场中,有震惊、有愤懑,更有种种停不下来的猜测与怀疑,下一个被揪出的又是谁?

面对众人的议论,昨天下午,李佳琦背后公司美腕(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美one”)相关负责人在采访时表示:“我们老老实实经营,本本分分直播,美腕一切经营正常。”此前,李佳琦也曾多次在直播间声明:“我卖的所有产品都是正规渠道,要交税的,我不搞偷税漏税!”

同样处于舆论关注焦点的还有罗永浩。昨日下午,罗永浩所属交个朋友公司也出面回应称:“我们没有问题。”

直播带货的本质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与交互,每一位头部主播的成功,其背后都离不开千千万万粉丝自掏腰包的支持,就像曾有一位业内人士所说:“头部直播间的客户不是品牌,而是消费者。”

从默默无闻的带货小白熬成站在金字塔顶端的行业头部,谈及职业,薇娅曾在《十三邀》的节目中感慨:“感觉自己的工作是一座桥,很多人每天都要经过,如果有一天桥断了,自己会对不起很多人。”

但如今看来,主播需要面临的信任考验,不只在直播间里,更在于直播间外。

残酷的二八法则

“感觉当主播赚钱真的好容易!”

“现在直播带货这么赚钱吗?怪不得好多人都跑去直播带货了!”

每每有带货主播偷税漏税的新闻爆出,相比起没有责任感的违法行为本身,更让无数人感到震惊的是远远超乎想象的数字,百万、千万、甚至上亿……

就像谈起薇娅被罚补缴税款的金额,不少网友调侃道:“13.41亿也就听着很多,其实只要脚踏实地,有脑子肯努力,也就九万多年就能挣到了。”

做带货主播真的有这么赚钱吗?

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带货主播的平均月薪为11220元,且行业内收入两极分化现象十分严重,头部网红主播与普通带货主播收入差距极大,有近71%的主播月薪收入在1万元以下,每天工作10到12个小时是生活常态。

(图源:BOSS直聘研究院)

“人家是老板啊,跟我们模式不一样。”

就像行业内一位主播所言,目前走向直播间的带货主播大致可分为MCN机构达人与代播公司主播两类,达人主播带货亦是流量变现的方式,其收入根据粉丝量来决定提成比例,基本模式为坑位费加上佣金,像薇娅、李佳琦等都属于MCN机构的达人,相比之下代播公司的主播则更像是为品牌直播间服务的职业导购,收入模式基本上为底薪加上提成。

直播带货的风口火爆至今,高达千亿规模的蓝海市场承载了无数个一夜暴富的梦想,但在行业“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马太效应下,真正吃尽风口红利,赚得盆满钵满的往往是少数头部达人主播。

相比起冰山之上的少数人,冰山之下还有更多人们连名字都叫不上的中部、底部带货主播尚在温饱与梦想间反复徘徊。

曾有记者探访了草根主播聚集地“北下朱村”,这里大约聚集了5000多名带货主播与近2万直播带货的相关从业人员,他们都渴望着能得到一次逆风翻盘的机会。

常言道,欲戴其冠,必承其重。

既然已经站在了金字塔的顶端,直播间流水般的品牌合约,评论区数不完的粉丝留言,皆是对于“行业头部”信任的体现,因而头部主播应该更加严格地把控商品质量,承担应尽的社会责任。

今年4月份举行的2021淘宝直播盛典上,李佳琦、薇娅、雪梨当选为“2020年度TOP主播”,但谁又能想到,距离这份荣耀与掌声过去还不到一年时间,雪梨与薇娅接连因为偷税漏税问题出事。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今年11月底,人社部、中央网信办、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共同发布了互联网营销师国家职业技能标准,据悉,这是继2020年人社部在“互联网营销师”职业增设“直播销售员”工种后对于这一新职业所制定的国家职业技能标准,标准中明确要求主播要做到遵纪守法、诚实守信、严控质量等等。

不难看出,告别野蛮生长时期带来的种种弊病,如今的直播行业已然敲响了“规范化”的警钟。

头部主播的终局

直播间就像一座桥,从这座桥上走过的有想要卖货的品牌商家,有前来抢低价的消费者,还有在两者间充当强力渠道的中间角色,极有影响力的头部主播。

但随着直播带货慢慢步入规范化发展,越来越多从这座桥上走过的人不愿再为低价付费、不愿再为流量买单,商家自播大趋势下,由头部充当强力渠道的重要性渐渐淡去。

“直播带货本身没有大问题,但是头部主播越来越强的格局是有问题的,倘若头部过于强大,品牌与渠道的战争会一直持续,或许薇娅被罚,也能让行业迎来一波洗牌,未来百家繁荣才是正常状态。”

正如一位业内人士所分析,如果说不久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欧莱雅事件”是头部与品牌矛盾争端的一次集中体现,那么如今行业头部动荡缺位的现象,也会让更多商家重新打量带货与头部的关系。

数据显示,淘宝直播在2020年诞生了近1000个过亿直播间,其中商家直播间数量占比已超过55%。而今年双11,淘宝直播中共有超10万名商家开启自播,其中43个品牌自播间成交额超1亿元,510个自播间超过千万元。

今年10月,罗永浩发微博表示将在明年春天重返科技行业,与此同时交个朋友创始人黄贺也曾表示以后罗永浩出现在直播间的频率会大大降低;同样有着退居幕后想法的还有快手的头部主播辛巴,他曾在采访中表示日后会将重心进一步放在辛选的管理上面。

种种动荡与变化中,直播带货渐渐回归常态化,而行业里那股对于流量与头部的盲目神化之风也会渐渐弥散。


Tags: 头部 主播 货主

随机图文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