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电商资讯

上市首日惨遭破发!王卫的同城梦,开局遇冷!

2021-12-15 21:30:25 公众号:电商报Pro 作者:电商君

简介王卫的第四个IPO低调做人,高调做事,或许是人们对于王卫的第一印象。俗话说,资本是从事一切商业活动的基石,但王卫早期对于资本的态度并不像许多人那般热切,就像早在2012年他就表示:“顺丰也缺钱,但顺丰不能为了钱上市,也不会为了上市而上市。”然而还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形势比人强。如今随着物流行业之间的竞争愈发...

王卫的第四个IPO

低调做人,高调做事,或许是人们对于王卫的第一印象。

俗话说,资本是从事一切商业活动的基石,但王卫早期对于资本的态度并不像许多人那般热切,就像早在2012年他就表示:“顺丰也缺钱,但顺丰不能为了钱上市,也不会为了上市而上市。”

然而还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形势比人强。如今随着物流行业之间的竞争愈发激烈,走向IPO之路似乎成了所有人不得不考虑的事情,王卫亦是如此。

据报道,此前顺丰集团孵化的同城业务“顺丰同城”赴港IPO已经获得中国证监会批复核准,这意味着在顺利赴港上市之后,“同城即时物流第一股”也会随之诞生。

“这是绝对的顺丰战略!”

就在12月14日,伴随着港交所那声清脆的铜锣声响彻大厅,顺丰同城正式登陆港交所成功上市,而这也是继顺丰控股、顺丰房托、嘉里物流之后顺丰旗下的第四家上市公司。

但让许多人都没料到的是,在这个值得庆贺的日子里,顺丰同城却陷入了“高开低走”的尴尬境地,其发行价为每股16.42港元,而当日收盘每股报收14.9港元,跌幅9.26%,总市值139.1亿港元。

开局遇冷,难道是资本市场不看好这个讲述着即时配送的新故事吗?

不同于业内人士的猜测纷纷,顺丰同城内部人士表现得尤为淡定,顺丰同城董事会主席陈飞称:“我们还是坚持长期主义,股市总是会波动,但是只要我们业务做得好,股价会反映出长期的价值。建议投资人不要太关注短期的股价表现,我们会用业务回馈投资者的信任。”

上市前高歌猛进,上市后细水长流,事实上顺丰对即时配送领域的展望远比大家想象得要更早。

资料显示,顺丰同城自2019年开始独立化、公司化运作后便有着清晰的定位,作为第三方攻入即时配送市场,它不同于顺丰主体相关的快递业务。

经过2年的高速发展,如今顺丰同城已是国内最大的独立第三方即时配送服务提供商,顺利实现了低调问世、独立运营、成功上市的三连跳。

“顺丰同城目前还是小学毕业,未来还有初中、高中、大学要走。”

就像顺丰同城的CEO孙海金所说,尽管如今的顺丰同城在一路的高歌猛进下取得了不菲的成绩,但它的眼前也不是没有难关。

(图源:中国物流与采购)

报告显示,在2020年中国即时配送领域综合排名前十中,牢牢占据行业第一的仍是配送单量100亿的美团配送,配送单量60亿的蜂鸟配送排名第二,而顺丰同城排名第三,订单量为10亿。

可以说,相比起股价一时涨跌,王卫与顺丰同城都希望能够为市场讲出一个厚积薄发的故事,分拆上市无论是对于顺丰集团还是顺丰同城本身都是一个具有重要意义的战略性里程碑。

未来物流的生死竞速

隔日达、今日达、小时达……行业内一场场被打响的时效战,不断催促着各路玩家走向“没有最快,只有更快”的生死竞速。

“现在整个行业发展趋势都在向‘速度、快’看齐,不管是B to B、B to C或者C toC,分钟级配送必定是未来的大趋势,顺丰自然是要跟着大趋势走的。”

王卫在顺通同城上市仪式现场演讲中的寥寥数语,透露了两条信息,一个自然是顺丰对于即时物流的重视,而另一个则是未来分钟级即时配送市场具有巨大潜力。

美团系的美团配送、阿里系的蜂鸟即配、京东系的达达快送,再加上作为独立三方的顺丰同城……即时配送的风口下巨头攒动,这里显然又是新的兵家必争之地。

“产生于网购,兴起于外卖,发展于新零售。”

就像有位网友所言,随着新零售市场的发展与人们消费习惯的改变,即时配送未来的需求场景必定趋向多元化,例如日常点的一份外卖、节日代买代送的鲜花、又或者是电商平台下单的生鲜食品,处处离不开即时配送的身影。

(图源:不二研究)

在顺丰同城的招股书中,即时配送的消费场景被切分成了四类:餐饮外卖、同城零售、近场电商、近场服务。

报告预计到2025年中国即时物流总订单规模将达到931亿单,而其中外卖市场订单量将达到467亿元,生鲜电商产生的即配单量将达到 370 亿单,二者将占据未来即配需求约90%。

(图源:西南证券)

不难看出,如今作为即时配送主要需求的餐饮外卖已有美团、饿了吗两大头部出现,但作为新消费场景的同城零售、生鲜电商等仍是尚处于蓝海的增量市场。

数据显示,受益于本地消费边界的拓宽与即时零售渗透率的提高,2018年至2020年,以及2021年前五个月,顺丰同城的收入逐年翻倍增长,从9.93亿元到21.07亿元再到48.43亿元,与此同时,每笔订单的平均履约成本大大下降,从15元降至5.9元。

从2016年开始涉足同城配送业务到如今营收翻倍,分拆上市,短短5年时间为何顺丰同城的速度能如此迅猛?

除了市场本身潜力巨大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其作为第三方平台入局的身份。

(图源:顺丰同城)

靠物流起家的顺丰并没有自己的电商平台,因而在步入同城配送领域时,它选择绕道以服务第三方商家建立B2C模式切入市场,只赚配送的钱。

对于这一点,曾有业内人士分析,如今反垄断背景下,第三方平台的入局更能够提高商家的话语权,帮助他们与平台更好地进行博弈,而顺丰作为即配第三方龙头,与其他平台没有流量竞争,说不定还真能借此弯道超车。

风物长宜放眼量

谈及未来的目标,在顺丰同城迈出重要一步之后,王卫也毫不避讳地表示:“未来要让企业的经营一切回归商业本质,我们要真正做到一件事,赚钱。”

话题兜兜转转,还是绕到了盈利身上。

事实上,这个话题对于整个即时配送市场来说都是一大痛点。由于业务本身具有的“高频低价”特点,西南证券曾明确指出笼罩在行业之内的“高份额,低盈利”特性;与此同时,即时物流还具有物流行业“重资产”的特性,例如受制于高昂成本,达达2021年前三季度亏损了近20亿元。

顺丰同城同样难逃魔咒。

(图源:《招股书》)

其《招股书》显示,尽管近年来营收不断增长,但顺丰同城的亏损净额也高居不下,从2018年至2020年以及2021年前5个月,亏损额分别达到了3.28亿、4.7亿、7.58亿以及3.53亿。同时,随着骑手不断增加,从2018年到2020年,其人力成本占营业成本比例均超过了97%。

不难看出,在盈利这个命题上,行业内还没有优等生出现,对于这种情形还有不少人调侃,真是做一家赔一家。

明明不能盈利为何巨头纷纷入局,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有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指出,其战略意义远高于盈利能力,同城配送业务能为平台带来巨大潜在流量,更能帮助企业完成末端消费数据积累,构建服务于B端客户的大数据体系。

“所有的大企业在赚钱之前都是亏钱的。”

就像彼时力排众议决定烧钱自建物流的刘强东早已做好了多年亏损的准备,如今顺丰同城也在招股书中直言,要做好亏损持续3到5年的准备。

可见如今谈输赢为时尚早,王卫口中的“盈利”,显然是个长久命题。

风物长宜放眼量,顺丰同城未来的路还很长。

Tags: 同城 顺丰 物流

随机图文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