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电商资讯

沈梦辰卖奢侈品、马东卖秋裤,明星为何扎堆闲鱼?

2021-12-12 00:48:15 公众号:电商零售头条 作者:张逸

简介前有沈梦辰“原”味二手鞋翻车,后有快乐家族成员出售嘉宾的礼物引来一阵议论,闲鱼似乎成为了娱乐圈的照妖镜。在流量红利逐渐触及天花板的下半场,二手平台闲鱼通过邀请明星入驻的形式来拉拢用户。一方面想要借助明星的人气进行引流,另外一方面也是为平台的信用背书。而对于这些明星而言,多半是靠着“接地气”的人设或是...


前有沈梦辰“原”味二手鞋翻车,后有快乐家族成员出售嘉宾的礼物引来一阵议论,闲鱼似乎成为了娱乐圈的照妖镜。

在流量红利逐渐触及天花板的下半场,二手平台闲鱼通过邀请明星入驻的形式来拉拢用户。一方面想要借助明星的人气进行引流,另外一方面也是为平台的信用背书。

而对于这些明星而言,多半是靠着“接地气”的人设或是打着做公益的旗号来吸引粉丝及路人的关注。

曾几何时,明星进入到二手转卖网站并出售自己的闲置物品成为了一项风潮。数据显示,2019年就有超过100位明星入驻到闲鱼,累计吸引2000万粉丝的关注。

但就当下来看,闲鱼上的明星们正在悄悄的退场。事实上,闲鱼和明星网红的合作本质上只是一场基于价值交换的利益捆绑。

除了签约明星引流之外, Z世代的小众爱好也撑起了闲鱼的半边天。例如当下极其流行的潮玩、二手奢侈品等,都让闲鱼这样的二手平台成为了收割流量的利器。

根据阿里公布的2020年财报显示,闲鱼在去年的成交额已经突破2000亿元,在线卖家数量超过3000万,整个二手闲置市场的规模预计会突破万亿。

但二手市场野蛮成长的当下,层出不穷的明星翻车和假货事件也让闲鱼进一步陷入到了信任危机。继“鱼塘”被关停之后,以闲鱼为首的二手平台又被央视曝光售卖假货并被约谈。

对于明星来说,不管是当初的高调入驻还是如今的默默退场,明星的二手物品其实也是真实的生意。只是特别之处在于除了物品的买卖之外,背后还有更大的利益衡量。

明星们在闲鱼都卖了些啥?

对于闲鱼上的明星来说,在买卖关系中则是直接的展示出了自己。例如,一向以霸气人设走在台前的张雨绮在自己的主页上出现过不少大牌单品。

2019年,张雨绮刚刚入驻到闲鱼便非常大方地表示要宠粉,直接上架了免费送给粉丝的一克拉钻石。而这条帖子也立刻收到了超过10万条留言,创下当时的记录。

和张雨绮不同的是,女演员金晨在闲鱼上经常出售自己的日常服饰,其中还转卖了一条民族风的裙裤。甚至该商品的买家还评论说:“这条裤子的口袋里还残留着撒哈拉的沙子。”

当然,不同的明星卖起闲置物品来也有不同的风格。根据数据统计显示,明星们转卖物品相对最多的就是裙装、鞋子、箱包等。

而要说起这里面最不接地气的要数排在第5位的礼服,而明星转卖的原因显然也是因为礼服往往只在公共场合穿一次,平时的使用价值相对较低。

明星们挂在闲鱼上的这些物品有些来自于代购,有些来自于品牌方的赠送。和普通用户一样,在闲鱼上卖出的多数是自己用过或穿过的衣服、鞋子等。

对他们来说,闲鱼的确为自己处理闲置物品提供了一个方便的平台,但大多数明星在短暂的活跃之后很快就将闲鱼放在了一边。例如张雨绮、景甜等已经有两年没有登录过,很多主页的帖子也已经被删除。

明星上闲鱼,不为“回血”为人设

在当下的互联网时代,网感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评价艺人幽默感和亲民指数的代名词。而这一感受也体现在明星对于各类新兴网络平台的应用及和用户的互动。

事实上,闲鱼上的明星们除了像林依轮、戚薇、张雨绮等艺人,也有很多网红大V,甚至连奇葩说的发起人马东还在闲鱼上卖过秋裤。

他们平时在微博等社交媒体上精心维护自己的公众形象,而在交易平台上则展现出了一部分更加真实的自我。

最有名的案例就是主持人沈梦辰和男友杜海涛,他们似乎成为了咸鱼的有力代言人。自带招黑体质的沈梦辰经常与很多负面传闻绑在一起,但让她成功洗刷部分负面形象的却是闲鱼。

此前沈梦辰在闲鱼上被骗了3000元,一气之下将聊天记录贴在微博上,并顺便曝光了这个诈骗的闲鱼号。瞬间粉丝增长了十几万,并且很多人还因为在被骗事件当中表现出的“呆萌”形象而路转粉。

而一些较为资深的艺人例如林依轮等,则通过闲鱼实现了人气回升,并为自己的创业公司进行加码。

例如林依轮在网上卖自创的辣椒酱品牌“饭爷”,亲自打包与买家签名互动等措施都让林依轮有了跃居闲鱼明星第一的态势。

和很多知名慈善晚会类似,闲鱼能够充分发挥出明星效应、并巩固艺人们热心公益的良好形象。

例如盛一伦在闲鱼上拍卖了自己的私人暖水壶,并将拍卖所得捐给公益事业;而陈乔恩则在闲鱼上发布了多款平价衣物,所得捐给了中国扶贫基金会。

在当下的互联网时代“偶像经济”得到了全新的解读,偶像和粉丝之间的壁垒被彻底打破。而明星能够将带来的流量置换出多少商业价值,则取决于个人的IP营销力。

问题渐显,明星隐退闲鱼

之所以很多明星开始选择在闲鱼“隐退”,最核心的原因还是在二手交易当中可能存在的翻车风险。

明星在利用自身的流量做生意既是一种光环,但同时也会带来更多的质疑,甚至是更为严格的监督。

最近,依然有热搜显示#沈梦辰闲置衣物翻倍出售#。有网友指出,沈梦辰在闲鱼上出售的潮牌衣服要比旗舰店所售卖的贵出了2-3倍的价格,一时之间关于“吃相难看”的批评接踵而至。

在闲鱼上引发出争议,事实上这不是沈梦辰的第1次。早在2019年沈梦辰在闲鱼上出售的二手鞋子就以“原味”为卖点引发热议,这种极具争议性的标注也被很多网友指出是在打擦边球。

而因为交易风波退出闲鱼的还有快乐家族的吴昕,她曾在闲鱼有上百万粉丝。因出售钟汉良送的玩偶而登上热搜,最终以追回玩偶和道歉告一段落,吴昕也因此清空了主页退出闲鱼。

虽然通过闲鱼进行二手交易会让明星显得更加“接地气”,但同时也会将自身的缺点所暴露在聚光灯下,放大无数倍。

闲鱼,究竟是一门怎样的生意?

“共享经济就是信任经济,互联网的趋势就是走向真实”,这是闲鱼CEO在创立该平台时所表达的初衷。

对用户来说,在交易之前最大的忧虑就在于对手的不确定性,而这样的故事事实上在十几年前的电商行业刚刚兴起时便上演过。

但对闲鱼来说,解决信任问题似乎并不是什么难事。时至今日,闲鱼用户累计已经达到2亿人,拥有1600万的活跃卖家。

而通过邀请大量明星入驻闲鱼,利用明星效应除获取流量之外,还让明星为平台做信用背书,以此来拉拢新用户,闲鱼在这个过程当中已经成为了最大的赢家。

但利用明星来拉新也是一把双刃剑,比如那些打着公益旗号却只考虑自己的人,再比如已经“翻车”的郑爽和沈梦辰的“原味”鞋子,这些都会给平台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

虽然过程有风险,但对闲鱼来说仍是收益大于风险。当下的闲鱼也不再满足于做一个C2C的二手交易平台,其想要表达的更是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

越来越多的年轻群体将自己的生活方式带到了闲鱼,这些拥有不同爱好的群体的涌入开启了潮玩、二手奢侈品等交易的火爆,也进一步丰富了闲鱼的“收割”场景。

除了实物交易外,闲鱼能承载的更多是作为一个社区属性极强的平台,空间和时间的分享同样在闲鱼不断的上演。

正如内部人士所说:“闲鱼是一个社区,而非一场交易。”

Tags: 明星 二手 自己的

随机图文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