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电商资讯

华为高调官宣!“天才少年”入职仅两年,立两件大功!

2021-12-05 22:50:44 公众号:电商报Pro 作者:李迎

简介有关华为“天才少年”的消息,总能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最近,曾于2019年勇夺200万offer的“天才少年”钟钊,入职不到一年时间,就出了一项爆炸性的成果:成功开启Auto ML(Automated Machine Learning)算法研究大规模商用的先河。攻克了图像像素处理算法中,算法精度与模型大小平衡的重点难题。简单来说,这个算法的厉...

有关华为“天才少年”的消息,总能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

最近,曾于2019年勇夺200万offer的“天才少年”钟钊,入职不到一年时间,就出了一项爆炸性的成果:成功开启Auto ML(Automated Machine Learning)算法研究大规模商用的先河。攻克了图像像素处理算法中,算法精度与模型大小平衡的重点难题。

简单来说,这个算法的厉害之处在于:一可以提速二可以提高被识别物准确度。并且,华为官方消息透露,目前这一成果已成功应用到千万台Mate系列和P系列手机上。

华为“天才少年”计划,是任正非为了打赢未来的技术与商业战争,为自己吸引世界顶尖人才的一项计划。2019年这项计划发起后,便因为“天才少年”的称号和顶级薪酬,在社会上引起了不少讨论。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是自2019年以来,华为首次主动公开“天才少年”的最新动向。而钟钊作为这次研究成果的主角,一时备受关注。

汲取养分,扎根生长

目前拿到华为“天才少年”最高年薪201万元的,全球仅有5人,钟钊是其中之一。

钟钊出生于一个有着浓厚学术氛围的家庭。他的父亲是一名计算机科学家,是北大很早的一批高材生,也是中国最早开始接触电脑的一批人。

从北大毕业后,钟钊的父亲就到了中科院高能物理所(原子能研究所)做研究员。当时的高能物理所,仅两院院士就有8位,“中国原子弹之父”钱三强和“中国的居里夫人”何泽慧夫妇俩也在其中,钟钊的父亲正是他们的学生。后来父亲在上世纪80年代选择回到湖南长沙,任职一所大学的计算机教师。

钟钊出生于1991年,他对于计算机最早的启蒙,便是来自于父亲,“我的兴趣就是在父亲的潜移默化中培养起来的。”

上世纪90年代中期,钟钊开始读小学一年级,此时中国互联网刚刚接入世界,得益于周围得天独厚的成长环境,一个奇幻的事实发生了,小小的钟钊成了互联网的第一批“原住民”。

那时候,像绝大多数小男孩一样,钟钊也喜欢玩电脑游戏。等父亲下班的间隙,他会在空闲的电脑上玩小乌龟画画(LOGO语言),也曾经在DOS系统中找大学生们上课时偷偷安装的游戏。

关于喜欢打游戏这一点,父亲并未加以强制阻止,而是规定一周只能玩两次电脑。除了控制玩游戏的时间,父亲也在一边不动声色的引导他关注游戏软件背后的代码和原理。

这种寓教于乐的法子很奏效。钟钊在小学阶段就开始自学代码,并且能够做出一些简单的网页。初中以前,父亲给家里添置了第一台家用电脑,钟钊对于计算机就更加痴迷了,但这不同于沉迷游戏的无法自拔,他不仅没有影响自己的学习成绩,反而考上了长沙四大名校之一雅礼中学,并当上了学校计算机协会的会长。

大学填报志愿的时候,钟钊毫不犹豫选择了华中科技大学软件工程专业。华科的计算机领域研究水平自不必多说,这几年华为“天才少年”也大多出自这个学校。

不同于现在广为人知的“天才称号”,学生时期的钟钊在同学们眼中更像一个“偏才”。

他和同学组队,一起搞了很多有趣的编程项目,其中一个基于微信开发的“校内版漂流瓶”,广受大家欢迎。本科期间,钟钊也参加了一些全国和国际上的竞赛,2012年全国大学生数模竞赛中,钟钊所在团队获得了湖北省一等奖,2013年美国大学生数模竞赛中获得了特等奖。

研究生与博士阶段,钟钊都在中国科学院大学自动化研究所进行研究学习,师从有着“计算机的导师”之称的刘成林教授,专攻“模式识别与智能系统”的研究。

2012年到2016年,中国人工智能创业企业集中涌现,百度CEO李彦宏率先成立世界第一个深度学习研究院IDL,随后又成立了大数据实验室BDL,硅谷人工智能实验室SVAIL,组建起百度研究院的规模。

2016年谷歌的神经网络驱动的人工智能机器人 Alpha Go在围棋比赛中击败韩国冠军李世石,将人工智能(AI)变成了一个人人皆知的概念,研究人工智能也成了一个热门方向。

此时,钟钊已经发布了5篇学术论文。2018年在商汤科技(全球领先的人工智能软件公司)实习期间的一作论文“一种自动构建高性能神经网络的分块生成办法”入选了CVPR(CVPR是世界三大顶级的计算机视觉会议之一),并在千人的主会场上作了Oral(口头的)主题报告。

要知道,当年中国能入选CVPR Oral的论文凤毛麟角。后来,钟钊的研究方向也聚焦于此。

被冠以“天才”之名

2019年,钟钊被冠以“天才少年”之名,入职华为,201万元的顶级年薪在当时掀起一阵不小的舆论高潮。

有意思的是,进入华为之前,钟钊还在人人网上感叹2014年李彦宏在百度推出的“少帅计划”挖人太狠,并且自嘲“100W+的薪资不是我这等搬砖人可以拿的”。

当时,百度的深度学习研究院IDL,为了广泛招贤纳才,开出了十分优渥的条件,包括百万年薪起步,上不封顶;获得前往美国硅谷工作的机会等。“少帅计划”一出,就吸引了华人圈的众多大神投桃报李。

没想到5年过去,百度当年招纳的人才都已四散,曾经自嘲拿不到百万年薪的钟钊,却拿到了高出理想近一倍的顶级年薪。并且在那一年取得最高年薪201万元的四个人之间,排名第一。

钟钊之所以选择加入华为,还是缘于2019年受邀去美国参加CVPR Oral。华为这边的与会人一眼相中这个有些微胖的90后年轻博士,并主动向钟钊伸出了橄榄枝,希望能加入一起合作。

2018年,正是Auto ML技术进入试商用的加速阶段,工业界各大厂商纷纷开始布局,华为也不例外,正是人才竞争最激烈的时候。

回国后,华为这边的负责人锲而不舍,邀请钟钊到华为在北京的研究所实地考察一番。在北京,钟钊见到了他现在的部门主管,当时主管的一番话打动了钟钊,最终让他决心加入。

在今年11月初,华为员工社区心声社区上,由钟钊口述整理而成的文章《种下一颗种子,繁衍成一片森林》中,钟钊首次主动介绍了自己的科研之路,也提到了这次碰面。

但是主管对他说:华为是有能力自己造AI芯片的,芯片都是 ‘沙子’做的,华为做AI的成本可以很低,你可以有无穷的算力和各式各样的落地场景……

“因为如果有足够强的算力与平台支持,以及众多真实的业务场景来实践验证,我们从研究到应用再到创造价值就会更加畅顺。”钟钊介绍说。

就这样,钟钊拿着让人眼红的年薪,在万众瞩目,也在万众期待中加入了华为。

做研究,就是为了解决问题

有关“天才”这个名号,借用同是华为“天才少年”的左鹏飞的一句回答:哪里有天才?我是把别人打游戏的时间都用在实验室里了。

这句对鲁迅先生语录的现代版改编,道出了实情。顶级薪酬的另一边是常人难以承受的顶级挑战。面对这类挑战,不穷尽心智,劳动筋骨,是不能成事的。

当众人还为这份高得不真实的年薪惊叹不已之时,入职华为不久的钟钊,就和团队遇到了第一个巨大挑战。

当时同行之间手机产品的竞争力很激烈,而拍摄需求又是手机产品被关注的重点。然而一个事实是,手机上的光源器件很小,要想达到甚至超过单反相机的效果,就得用算法弥补光学的不足,这还不是最让人头疼的,在确保拍照效果的同时,还要将功耗稳定在一定范围内,并保证出图速度等指标要求。

对此,学术界没有任何公开的将Auto ML应用在像素级任务上的研究,就更不用提商用样例了。对于钟钊团队来说,面对基础研究和商业落地两个问题,就是是一边打仗,一边又要造武器,困难可想而知。更要命的是,产品的交付进度已经因为这个项目的悬而未决,受到严重影响。

这么关键的时刻,上面最后决定把这项任务交给钟钊团队。

一边是看似近乎不可能完成的目标,一边是刚刚组建的团队,大家都还是未经沙场的新兵蛋子。可上面既然果断的把项目交给自己的团队做,那就不能辜负信任,顶着压力也要上。

时间紧,任务重。每天工作结束后,整个团队都会聚在一起复盘反思,大家一边互相打气,一边绞尽脑汁寻找突破。两个月后,一些数值指标的变化,显示了实实在在的成果和进步。这个看起来近乎苛刻的攻关难题,没想到这么快,成了!

(团队合影)

这项技术攻关的意义在于,“把Auto ML技术应用到数千万台华为手机上,做到了在业界第一次将Auto ML大规模商用的突破。”对于华为产品的用户来说,极大地提升了使用体验。

大家对华为“拍照手机”的赞誉背后,Auto ML 这套算法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钟钊团队功不可没。

次年,钟钊又带领团队研发出端到端的像素级Auto ML流水线,成功将视频摄影原型算法的复杂度降低百倍。

两年两度突破业界与学术界的极限,再加上“天才少年”的宣传作用,就像网友们说得那样“华为这200万花得太值了!”

对于钟钊来说,基础研究脱离现实,为了创新而创新是没有意义的,他要做的是“做能work的research,撼动业界的技术革新”,这句话也是那篇由他口述的《种下一颗种子,繁衍成一片森林》的文章副标题。

顶着“天才少年”的光环进入华为,内部外部面临不少压力。这种情况下,带领团队产出实在的技术创新,不能不令人钦佩。

对于钟钊团队来说,Auto ML的初步商用落地,只是完成了一个阶段性的目标,深入的研究和应用任重道远。

未来,随着算力的增长,钟钊和团队希望能真正实现 Auto ML的自动化,让研究成果服务生活,解放更多的生产力,创造更大的价值。

Tags: 华为 团队 天才少年

随机图文

站点信息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